ˇ祁执

乔瑾‖资深雷吹,咸鱼文手,偶有画画、写字

【魔道同人】故人归(五)

新年第一更!米娜新年快乐!





  风起,墨色的云慢慢遮住了夜空,遮住了那皎洁的月光。空气一刹间冷了下来,三方之间仿佛要开始一场斗争。

  魏卿歌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放在了挂在腰间的佩剑——“胧虚”的剑柄上。

  江澄两手交叠,左手摸了摸戴在右手拇指上的紫电,灵力凝成的紫色雷电将被风吹起的几片落叶碾碎。

  “完了完了,这事儿可能没法善了了。”

  魏无羡低声嘟哝着,眉头紧皱。

  听闻此言的魏卿歌微微侧过头,压低了声音,轻声道,“哥哥,我一定会护你万全的。”再也不会让你重蹈十三年前的覆辙。

  魏卿歌那灰蓝色的眼眸中满是坚定,让魏无羡身体一震。

  魏卿歌握住魏无羡的手微微用力,似乎是不让他有逃离的机会。

  感觉到了这剑拔弩张的气氛,金凌下意识握住剑柄,将它稍稍抽出一些,身体紧绷,随时准备攻击。

  不料,江澄却松开了那抚摸着紫电的手。

  当他看到金凌的行径时,冷声训斥道,“放肆,我说了要拔剑了吗?”

  听闻此言,虽然自小飞扬跋扈惯了,但仍旧识人脸色的金凌便知,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动手,便将出鞘的剑送了回去,双手环胸,注视着其余几人,依旧是那副神情倨傲的模样。

  “江宗主,所毁缚仙网,姑苏蓝氏自会如数奉还。”

  蓝愿向江澄微微行礼,依旧那番翩翩公子的模样,礼仪俱到,让江澄有气也无处发。

  “不必。”

  面对这般的小辈,江澄也不好多训斥什么,只得转身准备离开,“还站着干什么,等着猎物自己撞过来插你剑上。今天你要是拿不下件像样的东西,今后就不必来找我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自家舅舅训斥,但金凌仍旧有些难过的低下了头。

  见到像小动物一样委屈的金凌,魏卿歌颇为心疼,想要上前安慰安慰他,但是考虑到他们如今的关系,魏卿歌的步子只得硬生生地止住。

  金凌从小便没爹娘,唯一的舅舅还如此对他,怎么想来都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如若当初自己没有离开江澄身边,必定会把这孩子当做自己的亲生骨肉来养,不让他受这么多委屈。

  可惜,这一切都只是如果。而事实就是,魏卿歌她跨不过去自己的兄长被逼得魂飞魄散,不得好死的坎,江澄也走不过自己最爱的姐姐被魏无羡害死的坎。

  魏卿歌看了一眼背过身去,准备离开的江澄,贝齿轻咬下唇,流露几分难过之意,但这一切都被那脸上的素纱所敛去,藏在那朦朦胧胧的面纱之下。

  你还在期待什么?昔日同窗相见,气氛都已经如此剑拔弩张,更何况你与他相认呢?

  魏卿歌如此想着,微微低下了头。

  “留步。”一直未开口的蓝湛突然开了口,引得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他的身上,“大梵山内,现有一邪祟,非同寻常,须多加小心。”

  “距此数十里的莫家庄,今夜出现了一邪祟,半柱香的时间不到,就连害三人,凶狠异常。是我等疏漏,让它逃向了大梵山。”

  那淡淡的口吻,仿佛并不将江澄的讥讽放在心上。

  “哦?什么样的邪祟,连蓝二公子都治不住?”江澄侧头,看向蓝湛,目光中带着淡淡的嘲讽。

  “这又不是含光君的问题!”

  蓝景仪想也没想就开了口。

  “勿作无谓之争。”深谙江澄性格的蓝湛,在听到小辈如此维护自己时,便出言制止,“凶邪乃一鬼手左臂,食人血肉,若发现其踪迹,请立即示警。”

  虽然,蓝湛已经如此警告过了。但是,江澄却不以为然。冷哼一声,便转身离开。

  魏卿歌松开了握紧魏无羡的手,“哥哥小心些,我追上去看看。”

  还没等魏无羡答应,便率先飞身跃上树枝,随着江澄离开的方向而去。

  可惜,早已飞身离去的魏卿歌没有看见魏无羡看向她时那复杂的神色:有担忧,又有愧疚。

评论(1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