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祁执

乔瑾‖资深雷吹,咸鱼文手,偶有画画、写字

【魔道祖师bg】故人归(四)

跨年前的一更!




  魏卿歌戒备的看着面前的蓝湛,却不料对方只不过是向自己点了点头,便径自走过魏卿歌两人的身旁,与江澄对上。

  魏卿歌注意到,蓝湛在经过这边时,特意往自己的身后看了一眼。

  “蓝二公子还真不愧那‘逢乱必出’的美名啊,连这种深山老林都亲自出马。”

  江澄虽面带笑容,但话语中却处处带刺。

  魏卿歌盯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垂下了眼帘,脸去那眼底快要溢出的痛处,宽袖中的手紧握,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昔日一道读书学习的同窗友人,如今见面,竟是这般争锋相对、明嘲暗讽。

  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变成这样子?

  魏卿歌了解江澄,他确实是毒舌了些,说话也容易戳到人痛处,但并不会同现在这般对自己的同窗明嘲暗讽。

  说白了,曾经的江澄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但是现在的他,在魏卿歌眼里,是一个面冷心冷的人。

  魏卿歌不了解也不明白,这些年,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变成如此地步。

  兴许,这人心,会随着时间而变化吧。

  “江宗主不也在这里吗?”

  性子耿直的蓝景仪开口,将江澄的话顶了回去。

  谁知,江澄面露不愉,微微撇过头,冷声训斥蓝景仪道:“长辈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

  见蓝湛不说话,江澄继续发难:“姑苏蓝氏自诩仙门名流礼仪典范,原来就是就是这样教导族中子弟的?”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剑拔弩张。

  对于好不容易才回来的兄长,魏卿歌定会是加倍的护着。

  因此,在这种氛围之下,魏卿歌下意识的反应便是将魏无羡完全护在身后。

  殊不知,这一切都被江澄看在眼里。

  此刻,江澄只感觉到了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烦躁,他的心中腾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怒火。他只想将这位青衣女子从那黑衣少年面前拉开,将她据为己有,带着她回到云梦江家,让她永远都离不开自己。

  是的,江澄知道,这青衣女子是十三年前不辞而别的魏卿歌。

  从之前一见面,从她开口的第一句话,他就知道了。

  同样的,他也知道,十三年里,魏卿歌因魏无羡的死,而去修习了鬼道。

  说的准确些,关于魏瑗的一切,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她去了哪里,杀了谁,他通通知道。即使,他们在这十三年期间从未见过面。

  那是他爱了至少十五年的女子,他怎么会放心她一个人在这纷乱的江湖闯荡?

  就算,她武艺并不比自己差,甚至胜过自己。他也忍不住要去担心她,要去追寻她的踪迹。

  所有一切不像他该做的事,他都做了,只因为爱她。

  蓝愿和蓝景仪走上前,蓝愿先向蓝湛行了个礼,得到蓝湛首肯以后,才开口,道:“金公子,夜猎向来都是各家公平竞争,金公子在大梵山上四处撒网,使得其他家族的修士举步维艰。岂非,已经违背了夜里的规则?”

  也恰是江宁蓝家弟子的出现,才缓和了这剑拔弩张的气氛。

  蓝愿果然是蓝忘机亲自带出来的弟子,礼仪可谓一点也不差,行为举止处处得体,让人挑不出一丝纰漏。

  “他们自己蠢,踩中陷阱。我能有什么办法?”金凌真不愧金家人,那一份傲气真被他诠释的完美无缺。

  魏卿歌看着虽然年幼,但却极其傲的金凌,心中五味混杂。

  这是她幼年最喜欢的师姐的儿子,是她与金子轩留下的唯一的血脉。

  虽然金子轩也是一傲气之人,但是,这金凌倒是更像江澄几分。

  “宗主!”

  江家下属急匆匆地跑过来,缺在看到蓝湛魏瑗只是犹豫了几分,随即就想到了正事,忙向江澄行礼,“宗主。”

  不得不说,江澄这十三年来,将这江家打理得不输从前,反而有比之前更胜之势。

  “何事如此匆忙?”江澄略有些不满属下之前得冒冒失失,但还是正了神色,摆出一副当家家主的模样。

  “这……”

  有外人在场,下属也不好直说,就显得有些犹豫。

  似乎是看出了下属的担心,江澄淡淡开口,“有话就说,遮遮掩掩作甚?”

  魏卿歌有些好奇,这江家下属遇上了什么大事,竟然会如此慌张,便也将目光放置在江家下属的身上。

  “不久之前,一到蓝色飞剑把你帮金小公子安排的缚仙网全部毁掉了。”

  “毁了几个?”

  江澄眼眸微冷,略微不悦地看着下属。听闻蓝色飞剑,他心中就已经有几分明了,那毁去缚仙网的人,正淡然地现在自己的面前。

  “全部。”

  下属顶着江澄那冰冷的视线,回答道。

  空气顿时凝滞,魏卿歌伸手握住了被她藏于身后的魏无羡的手,眼里流露出几分紧张。

  魏无羡似乎感觉到挡在自己面前的魏卿歌的紧张,他不动声色地握紧了她的手,似乎在告诉她,不用紧张。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