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祁执

乔瑾‖资深雷吹,咸鱼文手,偶有画画、写字

【fgobg】虚空王座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宣告,汝之身托吾麾下;吾之命运附汝剑上。

响应圣杯之召唤,遵从这意志、道理者,回应我!

吾乃成就世间一切善行者,吾乃集世间万恶之总成者。

素之银铁,地石的契约。我祖我师修拜因奥古。涌动之风以四壁阻挡。

关闭四方之门,从王冠中释放,在通往王国的三岔口徘徊吧。

缠扰汝三大之言灵七天,通过抑制之论前来吧,天平的守护者呦!”

 

最后一个音节在房间内落下,金色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房间。

 

下一刻,身着金色铠甲的英灵就站立在了法阵中央,双眸渐渐睁开,猩红如血的设通知中闪烁着透视人心的锐利光芒,那双眼眸扫过远坂时臣时,让他有了一种被彻底看透的感觉。

 

低沉的嗓音中无不透着属于王的高傲和狂傲:“回答我,杂修,是你召唤本王的吗?”

 

“是的,伟大的英雄王。”远坂时臣低下头,恭敬地向英雄王行礼,“是我召唤您的。”

 

“哼。”金发的王者冷哼一声,无数闪烁着光芒的武器挣扎着想于身后浮现,但却由于房间的限制,只有一小部分显出身形。上古的神器齐刷刷地对准了低着头的远坂时臣,只要王的命令下达,所有武器都会齐齐射出,将远坂时臣刺穿。

 

言峰绮礼见自己的老师被人,不,准确说是英灵以武器对着,便上前一步想将面前的英灵斩于剑下,却不料被自己的老师先一步拦住。

 

金色的光芒还未彻底消散,原先的法阵就又一次亮起了银色的光芒。身穿银灰色铠甲的从者在显出了身影。“遵从吾主召唤,自虚空王座而来,以Saber职介降临于世。汝,是吾主。”

 

头盔下露出的一双琥珀色双眸中平静得如同一汪死水,少女清脆的声音透过头盔传出,却被扭曲了原有的柔和清脆,反而有了男子的沙哑和低沉,但话语中掩不住的却是属于上位者的高傲,“古老的王,可别对吾等的Master太无失利。”

 

“杂修,本王允许你以这般姿态与王对话了吗?”少女的高傲在这位金色的王眼中无疑是对王的冒犯,红色的眼眸微微眯起,如山一般威压就在整个房间内扩散开来,“杂修,露出你的面容,报上你的姓名,否则就别怪本王无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