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祁执

乔瑾‖资深雷吹,咸鱼文手,偶有画画、写字

【魔道祖师bg】故人归(三)

圣诞节快乐!更新送上!





  魏家兄妹愣愣地看着江澄一步步从林中走出,然后走近。


  但实际上江澄却并未真正走近,只是停留在离魏无羡几步远的高处,目光扫过瞳孔骤缩,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黑衣少年。


  当他看到毫无形象地趴在地上的金凌时,微微颔额,冷声道:“金凌,我陪你出来夜猎,就是看你在这丢人现眼的,还不滚起来。”


  他的神情倨傲,却是让魏卿歌心中有了几分冷意。


  【他肯定恨死我和兄长了吧。】


  魏卿歌那双灰蓝色的眸子中的光芒黯淡了几分。指尖不自觉地用力,扣下了些许树皮。


  树下,愣神的魏无羡很快回过神来,一手藏于背后,食指轻够,想不动声色地引那贴于金凌身上的人形树叶过来,却不料被一道紫电将那附有怨灵的树叶夺了去。


  紫电带着那树叶飞至江澄面前,江澄伸手一把将其握住。


  下一秒,江澄细眉微蹙,指尖微微用力,那树叶便被灵力所成的紫电粉碎,而江澄眼眸中戾气更深了一筹。


  躲在树上的魏卿歌见此,心下一惊。


  十三年前,江澄因为阿离师姐的死对修习鬼道之人极度厌恶,对待兄长魏无羡的态度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现今看来,这厌恶不少反多。


  当初,自己也因兄长的死与江澄大吵了一架,随后不辞而别,甚至还去修习了鬼道,为的就是能让兄长重新回到人世间,更为了向仙门百家证明,兄长所修习的鬼道之术,并非他们口中的邪魔外道。


  本以为,利用鬼道让兄长回到人世间,这一切就能够结束,自己也就能好好的留在江澄身边。


  可如今看来,江澄对修习鬼道之人的厌恶已经超出了自己所能够想到的程度。


  恐怕,如今修习了鬼道的自己,在江澄的眼中,已经是一个人人皆可诛之的邪魔外道之人。那相同的,往日的那些情分,必然也随之消散。


  “死疯子,我要打断你的腿!”金凌的声音唤回魏瑗的思绪。


  “打断他的腿?我不是告诉过你吗,遇到这种邪魔外道,直接杀了喂你的狗。”


  江澄冷冷的声音似利剑一般,直戳魏卿歌的内心。


  原来,在他眼中,遇见修习鬼道的人,就不必多言语,应该直接杀了喂狗吗?


  魏瑗眼眸中的光彻底黯淡了下来。


  亏得,自己还念着江澄,还期望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能同他共度余生,但在江澄看来,这愿望也不过是痴心妄想了吧。


  想到这里,魏卿歌扶着树的手不自觉地带上了几分力,并不由自主地收紧,硬生生地将一块树干碎去。


  却也是这碎了树干的声响,让江澄注意到了树上还有他人的存在。


  “谁?还不滚出来!”


  听闻如此的话语,深谙江澄性子的魏卿歌知道,若是自己不出去,江澄必定要用紫电来“请”自己现身。


  微微调整自己的表情,魏卿歌轻轻从树上跃下,落在魏无羡身旁。


  灰蓝色的眼眸扫过那早已经起身站到江澄一边去的金凌,最终定格在江澄身上。


  “江宗主,可否放过这位公子?”


  魏卿歌微微施礼,姿态看似恭敬,但不少那隐匿的倨傲。


  魏卿歌不动声色地将魏无羡护在身后。面纱下的唇紧紧的抿在一起,青色袖袍之下的手攥成拳。


  她,已经做好了与江澄为敌的准备。


  “哼。”


  江澄冷哼一声,却难得没有开口讽刺。


  “放过他?这被你护在身后的莫玄羽,他就该死!”


  不等魏卿歌多言,习惯了傲慢待人的金凌便提剑冲上前来。剑尖直指魏无羡的胸口。


  不等魏卿歌动手,一道蓝色飞剑从天而降,将金小公子的剑打开,使他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


  “这是……”江澄看着这把挂着淡蓝色穗子,灵气环绕的宝剑,眸子微微睁大,唤出了剑名,“避尘。”


  只见那剑身颤动,而后回到一白皙修长的手中。随后避尘被其主人收入剑鞘之中。


  来人一袭白衣蹁跹,额上系着那万年不变的云纹抹额,再配那腰间的避尘,任凭是那痴傻之人,都已知道,来者何人。


  “含光君。”


  魏卿歌将套着莫玄羽壳子的魏无羡往身后藏得深了些,开口唤了一声,言语中暗藏着警告的意味。


  她不是不清楚蓝湛对自家兄长有什么想法,相反,她很清楚蓝湛对自己兄长的感情。


  现今的兄长虽然换了一个壳,但这改变不了魏无羡是她血脉相连的亲人的事实。


  十三年,她如同着了魔一般,疯狂地学习鬼道,只为让兄长的魂魄重回人间。


  十三年,她等了十三年才把兄长找回,这一次,她绝不可能让其他人再伤害他,更不会让十三年前的事再次发生。


  魏卿歌像是明白了什么事情一般,又一次将魏无羡往身后藏了藏,大有一种“你敢动他我就和你拼命”的架势。


  灰蓝色的眸子里多了几分坚定。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