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祁执

乔瑾‖资深雷吹,咸鱼文手,偶有画画、写字

【魔道祖师bg】故人归(二)

今天平安夜。我来更新啦!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是三。









    大梵山树木本就枝繁叶茂,御剑在其中而行有些许困难,飞至空中又被那繁茂的枝叶遮挡去了视线,能见度不高。


  再加上前不久在莫家庄连杀三人的鬼手臂逃亡至大梵山中,而御剑而行颇费灵力。


  若是如今再御剑而行,怕是遇到鬼手臂时将会留不下多少力气来对付。


  毕竟之前连那两只刚刚横死的凶尸都压不住那鬼手臂,更不用说身为女子的自己了,因此魏卿歌只得自己在山林间慢慢地徒步前行。


  “真是讨厌。”


  行走在林间的魏卿歌跃至一旁,再一次躲过不小心被触发的缚仙网,低声嘟哝了一句。


  魏卿歌拍了拍因为闪躲而不小心沾染了灰尘的衣袍,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


  缚仙网可谓金贵,一般的仙门世家可负担得起一张两张。


  但是从她入山至现在,触发的缚仙网说少也得有二十张,这价钱可不是一般的仙门世家可承担得起。


  但魏卿歌想到此次来夜猎的,还有那金家小公子和江家家主江澄。


  若是江家和金家替那金小公子安排的这些缚仙网,这便可以解释得通了。


  江家、金家皆乃四大家族,家底可谓雄厚。而这金家更是有钱的主,平日里就喜奢华,近年来势力不断壮大,族中子弟更是个个横行无忌,若是金家出资,江家出力为这金小公子布下这些缚仙网,那也是见怪不怪了。


  布下如此多的缚仙网,看来他们是必定要为这金小公子拿下件像样的东西了。


  可是这数量颇多的缚仙网,却也阻挠了魏卿歌寻找那纵尸的黑衣少年的进度。


  忽而,前面传来一阵打斗之声,魏卿歌眯了眯眼睛,抬起脚,轻轻地向那打斗处而去。


  躲在靠近打斗之人的一棵树后,魏卿歌这才看清,身着金星雪浪袍的,眉间一点丹砂的清秀少年正毫无形象地趴在地上,而立于一旁握着剑,轻声嘟哝着什么的黑衣少年恰巧正是自己要寻找的人,莫家公子——莫玄羽。


  目光扫过那金小公子,他背上所粘之物的气息,让魏卿歌觉得颇为熟悉,似乎与她兄长魏无羡曾经使的鬼道的气息如出一辙。


  魏卿歌曾在魏无羡死后修习过鬼道,无需多做什么,便自然能看得出那金小公子为何毫无形象地趴在地上。


  再看看那莫公子,魏卿歌心中多了几分确定,修习鬼道之人有不少但能将鬼道用得如此纯熟的,初她以外,唯有那早已故去的兄长魏无羡。


  更何况,在禁术之中,还有那夺舍与献舍的存在。


  已故之人的魂魄再次重现阳间,若不是兄长夺舍,便是这莫公子本尊强行献舍。


  不过,就她对兄长那种性子的了解,定然不会做出夺舍之事,唯有可能是这莫公子自己强行献舍。


  就如今眼前的这些情况看来,兄长必然与金家小公子有过一番争执,否则也不会有现在她所见的这般场景。


  只不过,她听闻这莫公子本尊似有断袖之癖,且疯疯癫癫,见到样美的,不论是牲畜还是人都会傻兮兮地凑上去,这些事恐怕兄长暂时还不知道。


  魏卿歌飞身跃上树,躲在枝叶之间,偷偷观察着两人,打算伺机将自家兄长带走,却在同时将两人的对话收入耳中。


  “莫玄羽,你找死。居然走这种歪门邪道,快给我撤了!”金凌毫无形象地被压制在地上,但气势却丝毫没有减弱,“死疯子再不撤了,我告诉我舅舅,你等着死吧。”


  “舅舅?为什么不是告诉你爹啊?你舅舅是哪位?”丝毫没有察觉眼前这人的身份,魏无羡直直地问道。


  蠢蠢的模样让待在树上的魏卿歌不忍直视。


  还未等金凌开口说话,另一道声音插了进来,“他舅舅是我。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听闻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魏无羡身体一怔,树上的魏卿歌更是差一些跌下树,幸亏魏卿歌反应迅速,扶住了树干,才没有让自己跌下去。两人旋即都将目光集中到来人身上。


  月光,穿透厚厚的云层,直入这林中,照亮来者。


  紫衣男子信步走来,箭袖轻袍,一手压在腰间的剑柄之上,腰间佩一枚银铃,走路时随其摆动,却不闻铃声。


  来人细眉俊目,可谓丰神俊朗,可目光却是透着锐利,似刀剑一般,让人感受到其深深的战意。


  这正是陪同金凌来夜猎的江家宗主江澄。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