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祁执

乔瑾‖资深雷吹,咸鱼文手,偶有画画、写字

【魔道祖师bg】良人觅(片段)

拆官配!

拆官配!

拆官配!

不喜误入

魏无羡同人

👆以上看过

准备好了请走👇






“化丹手?”霍倩倩双手抱胸,冷眼看着面前的发生的一切,低声念了一遍刚才所听到的名字,“温家温逐流……么?”随后轻轻笑了一声,似乎是在嘲笑,又似乎只是单纯的想笑。

 

“谁还想抗命?”坐在高处的温晁的声音响起,让霍倩倩不由来地一阵厌恶,霍倩倩那双美目之中流露出了寻常日子里不曾有的狠厉,像是寻到了猎物一般,冷冷地盯着温晁,但是温晁似乎没有任何感觉一般,继续大放厥词,“就是因为你们这些不懂的服从,不懂尊卑的世家子弟坏了根子,我才决心要教化你们。不乘早给你们整整风气,将来还不得有人妄图挑战权威,爬到温家头上来。”

 

此话一出,站在射箭场上的世家子弟们当然是积了满肚子的火气,但是碍于温逐流的化丹手,没有人敢开口在说什么温晁的不是,只得忍气吞声。

 

见到众人如此,温晁愈发趾高气昂,下令道:“缴剑。”

 

主人下了命令,仆从自然要遵从。温家仆从走至个个世家子弟面前,将他们的佩剑收走。

 

一名温家子弟走到霍倩倩面前,摆出一副高傲的姿态,略微提高了声音,道:“你的呢?”

 

闻言,霍倩倩依旧保持着双手抱胸的姿态,冷笑一声,微微颔额,上位者的气势不由自主地扩散开来。只见她轻轻向前走了一步,便将那名温家仆从逼退了一步。

 

霍倩倩冷冷开口,“你,算是哪根葱?”浅棕色的眼眸中此刻一片冰冷,看着那名温家弟子的眼神仿佛是在看死人一般,“不过一个家族中的仆从,竟然敢狗仗人势,爬到主子头上来了。”

 

“你……”似乎是第一次遇到霍倩倩这般强硬的世家小姐,那名站在霍倩倩面前的温家仆从有一瞬间的哆嗦,但是转念想到他们这边还有温晁以及温逐流的化丹手在,瞬间就硬气了起来,声音也不由自主地又提高了几分,“你,你不缴剑,我,我要去禀报公子,让公子亲自来收拾你!”

 

似乎是霍倩倩这边的动静闹得有些大,不仅是他们周围的人的目光被吸引了过来,就连坐在高台上同王灵娇打情骂俏的温晁也被吸引了注意力。

 

“干什么呢?”温晁闻声推开一直在怀中的王灵娇,从高台上慢慢地走下来,走到站到那名温家仆从身旁,站定,开口问道,“为何还不缴了她的剑?”

 

“少爷,这名女子她非但不缴剑,还,还口出狂言!”见到温晁,那名温家仆从不等霍倩倩开口,便先开口回答了温逐流,更过的是,他还扭曲了事实。

 

周边的世家子弟们几乎都开始同情起这一位站在温晁面前,长相出众、有几分傲骨的女子,而金子轩,江澄等人更是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对那名仆从的行为表示厌恶和不赞同,但是因为忌惮温逐流的化丹手,谁也没有上前。

 

“怎么?我不听你的命令,把剑上缴,你就要他来化去我的金丹,废了我的修为,然后再杀了我?”霍倩倩秀眉轻挑,袖长的手指指向站在一旁的温逐流,如同开玩笑一般,道出了这个不争的事实。

 

听闻霍倩倩这般相当于挑衅的话语,温逐流正打算运气,一掌送至霍倩倩身上,让她同那先前的弟子一般,失了金丹,散了修为。却不料,霍倩倩足尖轻点,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疾步拉近了同温晁的距离。

 

霍倩倩凑近温逐流,轻轻开口:“你觉得,是温逐流先化去我的金丹,废了我的修为,送我归西,还是,我先将这匕首送进你的胸膛,取出你的心脏?”

 

温晁低下头,就看见一把匕首抵在自己的胸前,而霍倩倩借着她同温晁凑近的身体,巧妙地将这一切都挡住了。

 

“况且。”霍倩倩稍稍提高了声音,“温晁,你们不过一个温家,有什么资格在本小姐面前口出狂言?”浅棕色的眸子看向比自己高的温晁,其中的冷意让温晁不自觉打了一个寒颤。

 

“哪里来的小丫头?竟敢这般对我们家公子说话。”王灵娇扭着她那腰肢,一步一步得走下高台,故作娇柔的神态让霍倩倩眼中多了几分鄙夷。“来人,快将她给我抓住,我要好好教教她何为尊卑。”

 

话音刚落,一把带着凌冽杀意的飞剑就顺着王灵娇的脖子擦过去,在她那娇柔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不过是一个爬上床的下】贱】婢】女罢了,如今狗仗人势,怕是温公子给宠出来的吧。”霍倩倩的脸上绽开一朵如花儿一般的灿烂笑容,轻柔的开口。

 

兴许是被那冲着王灵娇而去的飞剑吸引了注意力,大家都没有注意到,霍倩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温晁的身后,虽然霍倩倩面带温柔的笑容,但是那浓厚的杀气似乎是不要钱的一样散发出来,而那温晁哪里遇到过这般的杀气,早就已经吓得软了腿,跪坐在地上了,那寒光凌冽的匕首正抵着他的颈脖子。一直担当温晁护卫的温逐流也因为温晁在霍倩倩的匕首抵在温晁的脖子上而不敢有所大动作。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