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祁执

乔瑾‖资深雷吹,咸鱼文手,偶有画画、写字

【我英乙女】涟漪

食用指南:
→德国骨科有
→修罗场有
→过程苏嫖(主要嫖轰总,咔酱,荼毘。因为我爱他们,但是男主难以抉择,所以我选择一起嫖。)
→分结局有
→女主兄控!女主兄控!女主兄控!
→更新不定!更新不定!更新不定!
→女主为轰总异卵同胞的妹妹,不过有些想法观念和正常人不太一样。
→女主个性为是从妈妈那里遗传,有些许变异衍生。发色为水蓝色,眸色为翡翠色。
→剧情有改动,有私设。









“你要记住,你是焦冻最锋利的剑刃。”

 

梦中那个高大魁梧的男人这样说着,一道红色的火焰向着她袭来,“如果你成为不了焦冻的利刃,那么,你就和那些弱小的废物没有什么差别了,阿泠。”

 

大掌向年幼的轰泠的脸上盖了下来,轰泠睁大了翡翠色的眼睛,看着那大掌向她面部压下来。她拼命挣扎,却连动也没有办法动一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手掌落下。

 

刹那间,黑暗笼去了她的双眼,眼前的所有一切都被漆黑吞噬。

 

“呼哈……呼哈……”轰泠一下子从床上坐起,大口喘着气,好像刚才梦里的情景都还历历在目。

 

轰泠右手抬起,纤细的手指笼住了她半张脸。翡翠色的眸子仍旧是骤缩的状态,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噩梦之中回过神来。

 

【又来了。】

 

轰泠深呼吸了一口气,才将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怎么了,阿泠?”

 

昨夜睡在轰泠身边的轰焦冻坐起身,不解地看着自家大清早就反应很大的妹妹。

 

“没什么,只是做了一个噩梦罢了。”

 

轰泠将遮住自己半张脸的手放下,与另一只手相握,置于被子上,同时,轰泠轻轻摇头,示意自己的兄长,自己没事。

 

轰焦冻用他那精壮的手臂搂住轰泠的肩膀,微微侧身,将她搂入怀中,柔声问道,“又梦到那个男人了?”

 

轰泠没有给出准确的回复,但是,轰焦冻很清楚的知道,阿泠肯定又梦到那个男人,他们的父亲,同时,也是他们的噩梦,如今社会上排名第二的英雄——安德瓦了。

 

———————————我是分割线————————————

 

在他们能够记事的时候开始,那个男人就占据他们兄妹大部分的时间。可以这么说,童年见的最多的,就是那个男人的面孔,听得最多的,就是那个男人训斥他们的话语。

 

当姐姐哥哥他们在家里的院子中玩耍时,他们兄妹就被那个男人以“他们和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这种可笑的理由,无情地拉走,然后推进家中那个宽大又空荡荡的训练场。

 

真要说起来,他们的童年几乎就是在那个冰冷无情的训练场之中度过的。

 

当别人的孩子还在和同龄人嬉笑玩闹的时候,他就被那个男人灌输着“要超越欧鲁迈特,成为第一”的观念,而阿泠则被那个男人灌输着“你是焦冻的利刃,要为他清理一切有威胁的存在”的观念。

 

他们兄妹是被期待着的,因为他们的诞生让他们母亲逃脱了继续生育的命运,同时,他们兄妹的诞生足以让他们的父亲欣喜若狂。

 

安德瓦个性婚姻的目的是什么?当然是诞下能够超越欧鲁迈特,拥有双个性的下一代。

 

之前多少个孩子,都只是遗传到了父母一方的个性,让安德瓦失望不已,甚至称他们为“失败品”,而轰焦冻和轰泠的诞生正好让这场生育噩梦终结。

 

四岁那年,轰焦冻和轰泠觉醒了个性。

 

轰焦冻的冰和火的个性让安德瓦十分满意。冰与火,两个极端,同样都是强大的个性,毫无违和的综合到了轰焦冻的身上。相比之下,轰泠那控制冰和水的个性就让安德瓦不是非常满意了。

 

但转念想了想,同样拥有双个性的轰泠正好可以成为轰焦冻最锋利的刃。若是找其他人当轰焦冻的利刃,轰焦冻还不一定能接受,但轰泠是轰焦冻异卵同胞的妹妹,血脉上来讲,他们是最亲近的。因此,轰泠便成为成为轰焦冻的利刃最好人选。

 

于是,轰泠就同轰焦冻一样,从小被剥夺走了快乐的童年,整日活在安德瓦的训练之中。也是那时候开始,轰泠就开始做噩梦,总是在半夜被惊醒。

 

可是,安德瓦并不知道这件事,准确来说,是轰焦冻和轰泠做了约定,不让家里任何人知道轰泠做噩梦的事,包括他们最喜欢的母亲。

 

对于在这个世界上和自己有着同样经历,又是自己的血脉至亲——轰泠,轰焦冻是存着私心的,他不愿意有人将他们分开。一旦失去了轰泠,他就真的只剩下自己了。

 

所以,当安德瓦提出要让他们两个分房间睡的时候,轰焦冻就提出了抗议,甚至不惜同安德瓦动手。

 

虽然,动手的结果依旧是被安德瓦打败,但是,轰泠却没有和轰焦冻分开到不同的房间睡。安德瓦依照轰焦冻的要求,把原先房间里的单人床换成了上下铺的床,以便两人晚上不同床睡觉。

 

但是,出乎安德瓦的意料,轰泠和轰焦冻并没有分开睡,依旧是睡在同一张床上。安德瓦从没有在夜晚进过两人的房间,自然也就没有看到两人的睡觉姿势。

 

他们兄妹就像是两只受了伤的小兽,与对方抱得紧紧的。似乎一旦离开了对方,就会马上惊醒,然后用攻击的姿态面对所有人。

 

轰焦冻和轰泠这种同床共枕的情况持续了很多年,轰焦冻他不愿意和别人说,也以为安德瓦不知道他们依旧睡在一张床上的事情。

 

可事实上,安德瓦早就知道,轰焦冻和轰泠睡在一张床上的事。但是,安德瓦并没有去多言,反而默认了两人睡在一起的这件事。

 

也许,这是安德瓦在另一种意义上给与轰焦冻的补偿吧。

 

———————————我是分割线————————————

 

“焦冻,你再睡一会儿吧,现在还早。”轰泠看了看被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上面显示只有5:13,便开口道。

 

“不了,睡不着了。”被轰泠这么大的动作一弄,轰焦冻也没有了睡意,便直接掀开被子,下了床。

 

突然之间,轰泠感觉很对不起轰焦冻。如果没有和自己睡在一块,轰焦冻至少还可以再睡十几分钟但现在,就因为自己做了一个噩梦,轰焦冻也得醒的这么早。

 

“对不起。”

 

对于被自己连累的轰焦冻,轰泠满心都是愧疚,于是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从来没有在意过这种事情的轰焦冻被轰泠突然来的道歉弄得一愣,有些失措。

 

半晌,轰焦冻才回过神来。

 

他伏下身,将坐在床上的轰泠拥入怀中,开口:“别和我说对不起,阿泠。我们之间不需要对不起。”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轰焦冻抱着,但听闻他的话的轰泠还是愣了一下,随即伸手回抱住轰焦冻,轻轻的回应他,“嗯。”

 

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对方是在这个社会上唯一一个能够与自己感同身受的人。对轰焦冻来说,轰泠是他黑暗童年唯一的陪伴;而对轰泠来说,轰焦冻是她黑暗的世界中唯一一道光芒。他们都已经离不开彼此。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