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祁执

乔瑾‖资深雷吹,咸鱼文手,偶有画画、写字

掩埋过去

考完练练手。

【格桑,我的孩子,愿你有一个美好的童年】
【格桑,你的名字是根据格桑梅朵中取的,有着幸福的意思】
【真乖,我的格桑小公主真的很棒】
……
女孩站在院子外,看着曾经的家被赤红色的火焰吞噬,院子里碧草鲜花在一刹那化为焦黑。鲜血,浸湿了黑色的土壤。
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院中,看着院外的女孩,唇一开一合,说着什么。女人白色的衣裙上沾染着大片大片的鲜血。
【格桑,我的孩子,不要去憎恨,那会让你堕入地狱的】
【格桑,努力活下去……】
女人转身走进屋内,没有回头,女孩睁大了双目,泪水在眼眶打转,伸手努力去抓住女子的衣裙,却始终够不到。
女孩拼尽全力想要去拦住女人,却发现自己被燃起的篱笆阻挠,一步也无法前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人的背影消失在火海中。
晶莹的泪珠最终突破眼眶的阻碍,顺着脸庞滑落,女孩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双手紧紧攥起地上的泥土,凄厉的声音响彻天空:“不要!!!”
女孩脸上沾满了泥土,站在熊熊燃烧的屋子前面,看着火中隐约可见的黑色身影。相拥在一起。屋梁落下,掩去里面三人的轮廓。火灾现场围着一群村民,但却没有一人上去灭火。
“终于烧死他们了,这下我们就可以安心生活了。”
“他们一家早就该死了。”
“那位算命先生说的没错,他们都是怪物,除掉了怪物,我们生活就会好起来了。”
……
女孩静静听着曾经对他们一家极为热情的村民们口中那些辱骂话语,双手不禁紧紧握成了拳,连指甲掐进肉中都没有感觉。
【为什么,明明不是我们的错,却要这么对我们?】
【为什么平时对我们一家这么好的人,现在却是用着另一副嘴脸来骂我们?】
【是他们的错,都是他们的错,如果不是他们,哥哥,爸爸和妈妈就不会死了,我也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要杀了他们,为爸爸妈妈和哥哥报仇,对要杀了他们报仇】
一句句伤人的话语如同钥匙一般,打开了女孩心中紧闭的那扇门,人性最深处那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全部被释放了出来,黑暗逐渐染上女孩灰色的眼眸,血色的种子在女孩幼小的心中埋下了根。
女孩嘴角扯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手在空中随意的一抓,巨大的黑色镰刀在女孩手中显出了形态,锁链相碰,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女孩挥动镰刀,向着那些围观的村民们斩去。
“嘻嘻,死吧,去地狱里忏悔吧。”女孩用清脆的声音向所有在场的人下达了死亡预告,小巧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所到之处都是尸体成片,血流成海。
最后一个身影倒下,女孩停下了杀戮,黑色的镰刀拖在地上,如同贪吃的孩子一般,吮吸着鲜血。
“爸爸,妈妈,哥哥,我为你们报仇了,所以,安息吧。”稚童悲伤的话语伴随着星点火花,最终消失在空中。
女孩拖着黑色的镰刀,走向了不远处阴暗的森林。
雨,倾盆而下,熊熊燃烧的烈火渐渐熄灭,独留下焦黑的房屋框架。这场雨,不知道是老天在为女孩哭泣,还是在为逝去的灵魂流泪。
烈火烧尽一切,大雨掩埋人所犯下的罪恶,过去的纯真被人性的黑暗吞噬。未来,是黑暗,还是光明?不得而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