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祁执

乔瑾‖资深雷吹,咸鱼文手,偶有画画、写字

【原创】落子不悔

#又一个小小的片段。

#日常咸鱼生活。

#就当是我自己的练笔。







         “哒、哒、哒。”清脆的落子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内响起,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犹豫。微光透过窗帘的间隙,撒在洛雅的身上,阴影如纱,遮去了她的脸,看不清表情。

         “咚、咚、咚”房门被人敲响。

         洛雅停下手中那准备落下的棋子,将它握在手心,微微顿了顿,重新将它执于指尖,落在棋盘上,缓缓开口,“进来吧。”

        房门被推开,走进来的,是洛雅的弟弟—洛泽。

        洛泽走到窗前,用力将那窗帘向两侧拉开,阳光争先恐后地涌入房间,将两人拥入其中。洛泽没有转身,他害怕看见自己姐姐那平淡如水的模样。即使,她即将面对的是死亡。

         “洛泽。”洛雅开口,长长的睫毛在她眼睛下打落一片阴影。同时,敛去她琥珀色的眼眸中那一闪而过的杀意,“别为将要到来的一切愧疚,这是我自己选定的路。”也是他们逼我做出的选择。

        “姐姐……”洛泽低声呢喃,似乎是想要说什么。

        洛雅睁开眼,看向门口,打断了洛泽的话, “走吧,那群老家伙可不会愿意等太久。”一手称在地上,起了身。

         伸手拿过摆在一旁床上的卡其色外套,套在了白色背心的外面,率先走出门,只留下洛泽一人在房间内。

         脚步声渐渐远去,洛泽阿瓷转过身,泪水早已经润湿他的眼眶。

        当他的目光触及那不曾被洛雅收起来的棋盘时,他的瞳孔骤然紧缩。下一刻,他就越过那张桌子,惊慌地推开房间的门,向洛雅离开的方向追去。

         风,吹起来窗帘。阳光洒在棕色的棋盘上,却照不暖那一份冰冷。先前无人的一边赫然摆着一枚被团团围住的王将。

        ————————————————
         当最后一人变成棋盘上的士卒,洛雅松了一口气。抽离那一份存在精神世界的意识,目光放回到现实中。琥珀色的眼眸冷冷扫过所有失去了意识而倒在自己周围的人,最后定格在高高在上的那几位家族长老身上。

        “没想到吧,动用那么多力量来干掉我,却最后都死在我的手下。”洛雅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长老们,出言讽刺道。

        “你这个怪物!”一名女长老伸出她那枯黄的手指,指着洛雅,尖声叫道,“当初就应该听我的,让你这个怪物永远沉睡在禁地的水底!”内凹的双目此时迸发出强烈的恨意,如利刃一般要将洛雅千刀万剐。

         洛雅轻笑,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却是那么地冰冷无情,“怪物?你们可别忘了,如今的怪物可是你们一意孤行,偏偏要执行的‘战争女神’计划的产物啊。”温暖的琥珀色眸中此时透出一阵阵阴冷,“由你们创造的‘怪物’现在送你们上路,知足吧。”洛雅抬起手,“王域”进一步扩大,就在即将把长老们都笼入其中时,门被用力地打开。

         “姐姐!”洛泽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洛雅转头。入目的是自己的弟弟和他身后一群带着厌恶仇视目光的长辈们。

         “一切都太迟了。”洛雅摇摇头,放下了手。

         当所有人都以为她束手就擒了,谁也没料到,下一刻,洛雅便向房间内那扇窗户跑去。

         “哗啦——”七彩的玻璃在冲击力的作用下化为星屑,如雨一般落下。同时,洛雅破窗而出,向塔下坠落。

         洛泽担心洛雅,连忙跑到窗边,却被那突起的大风吹乱了额前的碎发。飞船起飞的巨大轰鸣声让洛泽不自觉地退了几步,刚好退出那围在窗户旁边的圈子里。

         洛雅立足于黑色的巨型飞船上,黑色的发丝被气流卷起,在空中飞扬。琥珀色的眼眸中一片冰冷,樱色的双唇张开又合上,似乎说了什么,没有人听清楚。

       但是,洛泽知道,洛雅是在向自己告别。

        她要离开了,离开这个囚禁了她十二年的地方,离开这个带给她痛苦、悲伤的囚笼。她就如同鸟儿一边,向着天边飞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