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祁执

乔瑾‖资深雷吹,咸鱼文手,偶有画画、写字

【原创】不归路

我入魔太深,是因你,伤我太痛。
失去的,不会再重来。我们唯有向前看。
我踏上不归路,只想,复活我所珍惜的人。

  “尊主。”夜枭单膝跪地,右手紧贴左侧胸口最接近心脏的地方,以示他的忠诚。冰蓝色的长衫,静静拖于身后,“有位名叫三途的公子求见。说是有要事求尊主帮忙。现在正在城门外候着。”

  “三途?让他进来吧。”青灯素手一挥,带着火红的长袖与空中飞舞。清冷的声音在空荡的大殿回响,紫色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狠厉,艳如血的红唇微微勾起,却绽放出一抹冰冷的笑容,“本尊倒要瞧瞧他有何事相求。”

  “是,尊主。”夜宵起身,转身向殿外走去。蓝衣被迎面而来的风扬起,暗色的大门轻轻闭合,将那抹蓝色隔绝在青灯视线之外。

  此刻,空荡的大殿只剩下一袭红衣的青灯。

  青灯起身,缓步走至一旁的黑水池旁,紫眸紧盯着池中那锁链延伸处的地方,喃喃开口道,“青烛,再等一下。很快。我就可以让你重新回到世间。让你在这个世间重新再走一遭。”

  温柔似水的话语中流露出了疯狂,沉默在那周围暴起的岩浆爆裂声中。

  —————————————————

  “三途公子,尊主正在殿内等候。”

  夜枭领着三途来到殿前,却并没有将三途领入殿中,而是恭敬地退至一旁,守在了大殿的门口。

  “你,不进去么?”

  三途见夜枭没有将自己领入大殿之内,感到有些奇怪,便开口问道。

  “尊主不喜欢被打扰,尤其是她在会客的时候。”

  夜枭摇摇头,恭恭敬敬地开口,诚恳的语气,充满了对魔尊的崇拜与忠诚。

  三途不再多问,伸手推开那两扇雕刻着奇怪又诡异花纹的暗色大门,抬脚走近了殿内。

  还没等她走两步,身后便传来了“吱呀”的声音。原来。原本被推开的大门自己合了起来,就好像没有打开过一样。

  三途环顾空无一人的大殿。最终。在离王座不远处的黑色池边看见了那一袭红衣的魔尊。

  红衣胜火,三千及地银丝被一根翠色的发带束起拖在身后。若是仅仅看她的身形,不过一位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

  三途发现,这位红衣银发魔尊的身形,却意外的同记忆中,那个雨夜的乌发青罗裙的少女相重合。

  她早已不在人世了,不是吗?

  三途自嘲的笑了笑,垂下眼帘,眼圈得满目的伤痛,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如果不是我,她会落得尸骨无存的境地吗?

  正陷入自己思绪的三途并没有发现,原先背对着自己的魔尊已经转过身来,冷冷地望着自己。

  “吾,乃魔界尊主忘川青灯。汝,可唤本尊忘川。”

  青灯那略为沙哑的声音唤回了三途神游的意识,三途抬起头,却撞入青灯,那双冰冷的紫眸中。

  “青……青灯!”

  三途惊喜地望着青灯,天蓝色的双眸中闪烁着喜悦的光芒。不用多说,他的心底自然是极为兴奋的。

  “你快些同我离开这里,我们一同回阴界成婚!”

  所爱之人失而复得的喜悦,使得三途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自己又身处何处。他抬脚便要往青灯处走去。

  “阴界?”青灯冷笑一声,冰冷的声音在大殿上回响,“位于阴界三帅之首的三途公子,汝,似乎忘记了,汝身处何处,亦似乎忘记了,吾,为何人。”

  冷漠的话语宛如一盆冷水,浇灭了三途那希望的火苗,也将他彻底的从幻想中拉回现实。

  看着那红衣少女冰冷的眼神,三途的脚步硬生生地止于台阶前。心,宛似刀割一般的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