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祁执

乔瑾‖资深雷吹,咸鱼文手,偶有画画、写字

热舞

#夜店#
#雷凯#
一手握住玻璃杯的边缘,将它提至眼前,透过杯中的紫色液体,看着在自己面前调酒的调酒师。
[真是无趣啊,这种生活。]

如此想到,将酒杯送至唇边抿了一口,酒刺激着味蕾,不由得微微蹙眉。

“哟,这不是雷狮嘛?”熟悉的女声在雷狮耳边响起,略带调侃的话语在嘈杂的店内中清晰传入耳中,“怎么,一个人买醉?”

雷狮听着她的话,不由地嗤笑一声,道:“买醉?本大爷需要买醉吗?”瞥了一眼坐在身旁的黑发少女,“倒是你,星月魔女。不去找其他人,来找本大爷干嘛?”

“其他人本小姐没什么兴趣。”雷狮看着黑发少女凑了过来,湛蓝色的眼眸中流露出了些许狡黠,唇角弯弯,似乎透出她的好心情,“雷狮,邀请本小姐去跳支舞怎么样?”

“哦?跳舞?”雷狮的身体微微用力,转动身下的椅子,将整个人都转向眼前的女孩,眸中里露出了些许戏虐的神色,“想不到,夜店有名的‘星月魔女’凯莉会来邀请我一起跳支舞。是被人甩了吗?还是……”

“雷狮,你就说跳还是不跳!”也许是雷狮的调侃让凯莉感觉羞愤,她那张画了精致妆容的小脸上露出了愠色,有些粗鲁的打断了雷狮的话语。

将酒杯送至唇边,雷狮仰头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随手将杯子放在吧台上,从椅子上站起身,搂过凯莉的腰,走向一曲快要结束的舞台,“跳,有这么好的机会,我雷狮怎么会放过?”

双腿微微用力跃上舞台,而后雷狮转身将台下的凯莉拉了上来。

看着她头也不回走向舞台中央,雷狮微微挑眉,而后将身上的短夹克脱下,甩到一边的架子上,抬手打了个响指。

雷狮格外满意地看着台下都聚集了过来的目光,笑容张扬,“今晚,就让我们狂欢吧!”话音刚落,台下的人们便开始疯狂欢呼,扭动身子,雷狮笑容弧度加大,转身不再看台下的人们。

途经播放处时,低声对同事说出了想要的配乐:“Trouble Maker”随后大步走向早已在舞台中央站定的黑发少女。

1! 2! 3!
니 눈을 보면 난Trouble Maker
看着你的眼睛的话 我是 troublemaker

熟悉的音乐在雷狮耳边响起,雷狮那长久练习舞蹈的身体自然地有所反应。
当回过神来时,原先在雷狮身后的凯莉已经和雷狮有了一段距离。
雷狮笑着看她又一次引来全场的高潮,看着她一步步向自己走近。

니가 나를 잊지 못하게 자꾸 니 앞에서 또
想要让你不忘记我总是在你的身旁
니 맘 자꾸 내가 흔들어 벗어날 수 없도록
你的心总是动摇我我无法挣脱
니 입술을 또 훔치고 멀리 달아나버려
又一次划过你的嘴唇然后逃脱

雷狮的手掌和凯莉那露在空气的肌肤接触,感受凯莉与自己略有不同的体温。

快节奏的音乐令人肾上腺素激增,幽紫色的眸中窜过一团火苗。霓虹灯光让人们愈发疯狂地在舞池中摆动自己的身体。

长夜漫漫,总得寻找一些刺激,不是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