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祁执

乔瑾‖资深雷吹,咸鱼文手,偶有画画、写字

【魔道祖师bg】故人归(一)

之前有放过两遍,现在是又修改过了

男主舅舅。男主舅舅。男主舅舅。

不喜勿入。我会尽力不去ooc的。

等我写完故人归,再jio定要不要开金凌思追景仪同人的坑。

  青衣身影立足于莫家庄的屋顶之上,素色面纱敛去那清秀的容颜。唯一可见的,便是那双淡漠似水的灰蓝色眼眸。

  夜风,拂起佩于腰间的那柄长剑上所系的红穗,划过一抹优美的弧度。

  灰蓝色的眸子注视着下方院中发生的一切。眼眸中却是波澜不惊,似如一汪死水。

  “吼!”凶尸的怒吼声唤回了魏卿歌那已经开始游荡的思绪。她将注意力重新放回院中。便见到了缠打在一起的三具凶尸。

  瞳眸骤缩,双目睁大。

  她诧异地看着那站立在之前凶尸所躺着的位置的黑衣少年,难以置信的神色出现在脸上。

  魏卿歌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那玉色的笛子,面纱下的唇微动,不由自主地吐出了一个音节:“哥……?”

  那少年确实与自己已故的兄长有几分相似,但她知道,那不可能是自己的兄长。

  黑衣少年也不过让魏卿歌只是愣神了那么一会儿。

  等她回过神来时,那侍童已被附身于莫夫人的鬼手臂贯穿了身体,扔至一旁。

  见到自己儿子的莫夫人有那么一瞬间的清醒,但那不过是一瞬之间,旋即又被鬼手臂控制了身体,而那莫公子随后被鬼手臂一把抓住,而后甩出,撞到院中走廊的墙壁上。

  下一刻,那被鬼手臂重新控制了的莫夫人便冲着站在庭院中的两个蓝家小辈而去。

  顾念及昔日与仙门百家之间的交情,魏卿歌无法对这两个蓝家小辈见死不救。她刚将笛子举起送至唇边,打算吹奏起纵尸的曲子。却只听得“铮铮”的琴声奏响,下一刻,凶尸的动作便被强行压制。

  不用多想,这仙门百家之中唯有一家可用琴声来镇压住凶尸的行动,那便是蓝家。

  何况,这两个蓝家小辈早已发出信号,通知蓝家长辈前来救援。

  可魏卿歌不曾想到过,来人竟然会是含光君蓝忘机。

  兴许,是对十三年前乱葬岗一战中逼得魏无羡走上绝路,最后落得神魂俱灭的悲惨下场的仙门百家的怨恨;兴许,是十三年来已经变化了不少的性子使然;兴许,是她在十三年漂泊生活中形成的“既然有人出手,便不出手”的观念的影响。

  魏卿歌不打算将自己暴露得如此之早,便将笛子从唇边移开,重新系回腰间。而后她冷眼看着蓝家小辈将被蓝忘机镇压的凶尸按在地上,又看着那鬼手臂在蓝忘机眼下消失了踪影。

  正当魏卿歌凝神去寻找那名让她颇为熟悉的少年时,她却发现庭院中早已经没了黑衣少年的踪影。

  魏卿歌瞥了一眼已经预见落入院子中的含光君和那两位蓝家小辈,便挪开了目光,直直看向后山。

  之前在集市上就有所听闻,大梵山近日走尸数量剧增,恐怕与这鬼手臂脱不了干系。

  她唯一不知道的,就是那能纵尸的少年是否也去了大梵山。

  魏卿歌如此想着,伸手将佩剑从剑鞘中抽出,抛向空中,微微催动灵力,便使剑浮于空中。足尖轻点,飞身立足于剑上,御剑向大梵山而去。

  近日因大梵山之上走尸颇多,又遇上仙门百家夜猎,那纵尸的少年定是会遇上些麻烦。

  更何况,最近从酒楼处听闻,有一紫衣青年带着一金星雪浪袍的少年往大梵山方向而来。尤其那金星雪浪袍的少年眉间还有一点丹砂。

  在她的认知中,唯有云梦江家喜着紫衣,而金星雪浪袍是兰陵金氏的标志,而金家所有人中,眉间有着丹砂唯有金氏的嫡传子弟。

  况且,能与江家人走得如此近的金家嫡传子弟,想来也只有那金小公子金凌。

  那陪同他一起来的江家人也只有可能是江家宗主江澄。

  可魏卿歌知道,江澄,他自围剿乱葬岗之后,最痛恨的就是走邪魔外道的人。

  这位可以纵尸的少年,若是在那大梵山中遇到了江澄,怕是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魏卿歌不禁加快了些速度,希望能在两人相遇之前找到这位少年。

  最好的情况,便是自己可以将这位少年提早带走,这样就可以不用遇见江澄。

  毕竟,乱葬岗一战之后,自己就因为兄长被杀与江澄不告而别,更是躲了江澄十三年,如今被他捉到,指不定会有什么下场。

  想到那位少年,魏卿歌总有一种感觉,兄长似乎是回到了这世间。尤其是看着这少年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强烈。

  如若这少年真的是兄长,她需快些赶去,将这少年保下。十三年前的悲剧,她不会让它重新上演。

评论(2)

热度(24)